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仓安】8012

森:

题目是我拖了很久的意思()


这篇是和 @99镹感冒灵 的py交易产物,上接99的《鲸鱼与企鹅》。虽说大部分是9的脑洞但是我已经改得面目全非了orz


(顺便:这篇以后,截止到明年都不会再更了。


*****


1.0


“5号床今天状态怎么样?”
“和昨天变化不大,综合评分3.2。”
“再观察两天,如果必要就把注射针剂加量。”
“是。”




2.1


“还没睡?”


大仓从书中抬起头来,见安田正蹑手蹑脚地站在门边,只探进一个脑袋。
“没呢,”他把书合上,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蓬松的被窝,“加班到这么晚?累了吧?”
“最近太忙啊——”安田苦笑了一声,轻轻地走进来带上门,“我去鸢的卧室看了一眼,小丫头睡得正香呢。”
“可是睡前还在因为不是安田爸爸给她讲故事而哭鼻子哦。”
“大仓爸爸伤心了?”
“大仓爸爸也伤心得哭鼻子了。”


安田笑了。先是短促地笑出声,而后平复了情绪,继而无法控制地笑个不停。
“对不起,大仓爸爸。”
“对不起怎么够。”
大仓顶着上扬的撒娇语调,趁着安田脱毛衣的间隙,一把捞过他的腰,使劲扯到了床上压过去。


笑声一下子就停止了。安田愣了几秒,在大仓的辅助下将罩在头上的毛衣缓缓脱下。室内没有开吊灯,只有床头的夜灯昏昏暗暗,散发出暖而暧昧的光。灯光微映在他眼睛里,短暂的惊恐消退过后,是轻飘飘的温柔与爱意。


呼吸间大仓可以感觉到安田的气息扑在下巴上。他坏心眼地亲亲安田的鼻梁,压低声音:
“今天鸢在班里举办的故事会中得了第一名,一直吵着要给安田爸爸看奖状呢。”
“第一名?”安田又被大仓温热的吐息逗笑了,话语间提到女儿,声音里的蜜几要溢出,“讲的什么故事呀啊?”
“鲸鱼和企鹅的故事——”大仓又亲亲他的鼻尖,“企鹅先生讲的故事,小朋友们都喜欢呀。”




2.3


大仓想,如果不是安田,他大概永远也不会结婚。
可是他遇到安田了。之前追求的亲密关系在时间的流中逐渐变成了需求的一部分,隐秘的占有欲最终磨合成一纸婚状,让本不介意他人看法的大仓还是站在了教堂里,近乎炫耀地牵住安田的手。


"Then, Tadayoshi Ohkura, do you take Shota Yasuda to be your lawfully wedded husband?"
"I do."


安田穿着白色的西装,胸前别着几朵紫色的勿忘我。大仓微微颔首望向他,他也毫无保留地看过来。
相视而笑的话反而想哭了。
于是大仓湿着眼眶在众人面前虔诚地亲吻新郎。


不过这一天终究是最快乐也最难忘的一天。不论是为了婚礼过早起床所见的朝阳,还是夜晚回到被赋予了更深意义的家后共同仰望的群星,似乎都比其他时刻更柔软、更绚烂、更不真实。感官触及的一切都化作永恒的记忆,大仓可以轻易地回忆起安田说的每一句话,绽开的每一个笑容,手的温度,以及前一夜里所用香氛的气味。
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的恩赏。在互相拥抱亲吻的瞬间他们悄悄感谢上帝。




2.4


“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
“梦到了和大仓君在一起。”
“就像现在一样吗?”
“不。我梦到我们在大海里。你是一头鲸鱼,载着我,宽厚的背就像是摇床一样。”
“像童话一样啊——”
“虽然只是和大仓君在海里漂浮,但是却闻到了家乡才有的熟悉的气味。很神奇吧?”





2.6


“海洋太大了,鲸鱼先生就游啊游啊……鲸鱼先生受了伤,游得很累很累;身边都是看不到尽头的海水,他发出孤独的鸣叫,可是鲸鱼队伍都已经——”
“不对!爸爸你讲错了,安田爸爸不是这么讲的!”鸢听到一半,使劲儿蹬起了腿,打断大仓讲的故事,“企鹅先生在哪里呀?企鹅先生应该在鲸鱼先生身边啊!”


大仓本来就讲得昏昏欲睡,现场编制的故事东一口西一口,终于是感受到了自己讲故事的能力相较安田差得远。


“这是鲸鱼先生遇到企鹅先生之前的故事,”他揉揉女儿的头发,努力睁眼打起精神,“在没遇到企鹅先生之前,鲸鱼先生就是这样生活的。”
“我不,我要听企鹅先生的故事。”可是鸢不领情,一下子扑到大仓怀里撒起娇来,“我不想让鲸鱼先生难过,爸爸,你讲一讲企鹅先生出现以后的故事吧。”
“企鹅先生出现以后啊……”


大仓揽着鸢,靠在木质的床头上,抬起眼睛看着亮灯的天花板,思绪渐渐地飘远了。


“鲸鱼先生载着企鹅先生在海洋里遨游,他们去过很多很多遥远的地方。每天醒来企鹅先生都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可是鲸鱼先生都记得。他会慢慢地把故事讲给企鹅先生听,而企鹅先生也会不断地重新喜欢上鲸鱼先生。他们的感情永远都不会改变,也永远保持着最初的真挚。”
“后来,一天早上,鲸鱼先生向企鹅先生道早安,企鹅先生也亲切地对鲸鱼先生说了早安,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原来企鹅先生没有忘记前一天的事情,而且曾经的记忆也在慢慢地恢复了。奇迹发生了,企鹅先生与鲸鱼先生特别高兴,都高兴地哭了起来。”


“为什么高兴还要哭呀?”鸢昂起脸问。
“因为……”大仓想了想,笑着戳戳鸢的小脸蛋,“收到虎之助哥哥的巧克力之后哭鼻子的是谁呀?”
鸢突然害羞了,扯了扯爸爸的衣袖。
“爸爸接着讲吧。”


“后来啊……后来他们在一座冰山上遇到了一直小企鹅。小企鹅正在沉睡,冰山上只有她一只企鹅。鲸鱼先生就游了过去,好让企鹅先生将小企鹅抱起来。从这一天开始,鲸鱼先生和企鹅先生就一起来照顾这只小企鹅了……”




2.7


此心安处是吾乡。





2.9


“请和我交往!”
在第一次正式约会的末尾,大仓大声喊出了早就想说的话。
深冬,刚刚下过雪。安田的身体恢复了没多久,围巾帽子手套口罩捂得一应俱全,像只圆滚滚的球,只露出两只眼睛。


“我们没有在交往吗?”
略显微小的声音从口罩与围巾后传来,还没等大仓反应过来,两只厚厚的手套就握住了伸出的手。
“tacchon……可以吧?”安田的眼睛眯眯笑成了小月牙,“请多关照!”


圣诞节要到了,彩灯纷纷提前闪烁。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没有谁会注意到这一对情人相拥。





3.0


大仓逐渐恢复意识是在加强注射针剂后的第二个小时。


没有圣诞节,没有鸢,没有婚礼。
没有安田。
他坐在四面白壁的空屋中,灵魂又一丝丝塞回现实。
才发现原来眼泪都已经没有了。









因为写得太烂了并不能表达我想表达的甚至连构想都表达不清,所以,在结尾解释一下,可忽略:
这是根据9的《鲸鱼与企鹅》衍生的奇怪产物。设定是,仓安相识于医院,病重的安感化了在病中感到绝望的仓,仓最终痊愈,而反过来陪伴了安最后的人生;但是,仓还是因为安的去世崩溃了。
1.0是医生的对话,5号床病人是仓。
2.1-2.9是仓安在一起的生活片段,时间线混乱,是仓基于现实的妄想。
3.0是现实。

评论
热度(16)
  1. 99镹感冒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