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因果律の崩壊【仓亮】(五)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渣结尾预警!
感谢一下日桑帮我完成这个脑洞!
没有番外了…写不出来。


—————————正文分割线—————————


锦户亮觉得自己在水中不停的下坠,他看着太阳透过水中的亮光离他越来越远,四周逐渐变的漆黑,呼吸却没有被打扰,他坠到底,双脚触碰到了地面,他在水中缓慢前行,不知道要去向何处,但是就是盲目的在向前行走。深海中安静的让锦户亮发慌,他加快了向前的速度,但是周围的黑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水在他两边被划开,他感受到水流过他的肌肤,抚摸过他肌肤上每一条纹路。

他看到了锦子在孤儿院,带着小孩子们在滑滑梯上玩乐,他看到了他把总在校园调笑他的人压在身下暴打……无数过去的画面被重复播放在他眼前,他拨开面前的一幕幕画面。继续往前走着,他走上了水面。一片草地上,孩子被父母带着在玩耍,锦子出现在他身边:“你不是不受欢迎哦,”锦子拉着他躺着草地上,看着天上的云被风吹动的样子,“没人会不喜欢你的,你只是不愿去做那个勇敢的人。”锦户亮被太阳的晒的有些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锦子在他耳边唱起了他幼时最爱的,母亲哄他睡觉的歌。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锦子在远处的树林的入口处,看着他走过来,拉过他的手:“亮,一定要走出去!”

锦户亮被推进了这片森林的入口,当他试图回头的时候,他只能看到瞬间离他远去的入口和站在那里朝着他微笑挥手的锦子,她的脸逐渐模糊不清,最后消失在尽头……

锦户亮翻过被杂草包围起来的围墙,他走了很久才看到这个建筑物的地方,像是一座被荒废的学校,他走进残破不堪的教学楼,爬上顶楼,用力推开年久失修天台的门。当他从天台往下看的时候,学校不再是他刚刚进来的样子了,学生们在修剪规整的草坪上踢足球,长跑结束的孩子们躺倒在旁边的跑道上喘气调整呼吸,缓解自己岔气的疼痛,女孩们在树荫下叽叽喳喳的聊着天……锦户亮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声音,天台门侧面的角落里,一个男孩被几个学校的校霸一样的孩子们按在墙角,他流着泪,却没有哭出声来,锦户亮想要出声赶走孩子们,男孩子却伴随着下课铃响起,变脸似的把施暴者按在了地上,那个孩子被压在地上拼命的挣扎着,叫喊着,直到被打晕过去为止,那个男孩都没有停手。锦户亮愣在一旁,他努力想去阻止,但是他看到跑走的孩子们穿过他的身体,他无法触碰到他们……

那个男孩把晕过去的孩子丢在原地,拉着锦户亮跑出了学校,锦户亮看着他和那个男孩接触到的皮肤,他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的温度,烫的吓人。

他们跑离了学校,向着远处飞奔,周围的景色是锦户亮幼年熟悉的街道,他脑海中一幕幕的回忆起那些关于街道的过去,他们跑到了小公园里,坐在湖边的座椅上,喘着粗气……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懦弱。”男孩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汗水滴落在地面上,被夏天的热气迅速蒸干,挥发不见……“你应该看看你的朋友们,现在的你好多了。”男孩笑了一下,锦户亮想起很多过去,在学校里被孤立被欺凌的事情,在学校里苦苦挣扎着的事情……“你该走了,你的朋友们应该都还在等你。”锦户亮被那个男孩推了一把,他被推进了湖里,水在把他往下拉扯,他顺着水流,看着阳光的纹路,闭上了眼睛……

锦户亮重新睁开眼睛,荒凉的废墟尽头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沿着光的方向走去——一个教堂,他仿佛很熟悉这里,他推开门进去,看到了站在耶稣像下面的男人。

“好久不见”锦户亮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脑中的一扇尘封已久的门,过去的一幕一幕重新归位。

“ohkura……”锦户亮自然的唤出这个男人的名字,脱口而出的昵称,在深夜中数次的呢喃出的字词。

锦户亮试图靠近大仓,当他踏出第一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那个男孩的身影,他几乎透明的站在那里,锦户亮想起来当他找到泽登俊雄的时候,那个好像叫花崎的姑娘告诉他,已经迟了,他看着俊雄冲进教堂大肆挥舞着手中的刀具,他去阻止的时候被划伤了……

他还做了什么?

他看到了花崎的嘲讽的笑容。

锦户亮停在俊雄的面前,一霎时,心中几十年的回忆、内疚、苦痛,蓦地抖动起来,封住了自己的脚步,他无法直视那个孩子的眼睛……后背传来让人安心的温度,锦子从他的背后,用手臂环住他,把他拉近。他把脸埋在锦子的肩膀上。


锦户亮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午夜十二点了。

床头灯橘黄色的光,柜子上的水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上去的,水还是温热的。房门被打开,锦户亮看着大仓局促不安的表情,突然笑了出来。

“已经……没事了,我已经把花崎的资料交给了警视厅,他们等她醒过来就可以逮捕她了……我……”

“很抱歉?”锦户亮用杯子里的温水润着略干涩的喉咙,“大仓先生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

锦户亮看着欲言又止的大仓叹了口气:“难怪锦子和我说要勇敢一点,说点我想听的大仓忠义行吗?”


“要和我在一起试试么?”


锦户亮从警视厅抱着自己的箱子出来,走向停在门口等着他的车子。

“终于从那个鬼地方解放了。”锦户亮把箱子扔进后备箱,开门窜进车里,“yoko他们呢?”

“yoko说要带着hina去度假。”大仓把车窗打开,已经过了寒冬,温度在回暖,春天在一点点的从冬天里化开。

“我要没地方住了,yoko让我这周搬出来。”锦户亮看着大仓开车的侧脸,等着大仓说话。

“哦。”

“大仓忠义你不是吧!”锦户亮被气的跳脚。

“我们现在去yoko家搬东西,你还想干嘛?你不是要搬过来和我住么?”大仓忠义带笑的话让锦户亮更生气了。

“自己住去吧!谁要和你住!!”

评论(1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