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因果律の崩壊【仓亮】(二)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我!一大早来发文了!骄傲!
第二章微调!看过的也可以不用看了!
第三章和第四章会有大改,努力在第五章结束!
还有…如果不能区分梦境与现实的话可以评论一下,我改一下文本区分开来!

———————正文分割线—————————


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只有医疗器械发出微弱的机械音,病床前的黄色灯光柔和的打在昏迷状态女人的脸上。鞋底与大理石地板发出亲脆的碰撞声,他站在床边看着女人的脸。缓慢伸出手靠近呼吸机的面罩。
“啊,请问您是?现在已经过了探病的时间了。”
他快速收回已经碰到面罩的手:“真是抱歉啊。”
护士看清楚了的男人的脸,把抱在胸前的资料架往脸前移了移,暗暗在心里后悔为什么上晚班没有化妆。“可以问一下您的名字么?”护士说完就为自己的莽撞后悔了。
“………大仓忠义,”男人站在病房门口,拉开病房的门,“我叫……大仓忠义。”


大仓忠义穿过医院几条黑暗的走廊,到了锦户亮的病房门口,他推开房门径直走了进去。


锦户亮坐在病床的侧面看着窗帘发呆,横山裕进到病房里看到就是这么一个场景,“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你今天早上不是要去店里?”锦户亮动了动有些僵直的颈子,舒展了一下身体。
横山裕打开手拎袋,“给你买了点吃的,本来想给你送过来就去店里的。”
横山裕把餐盒依次拿出来摆放在支起开的小桌子上,“怎么了?”
“没什么……明天我出院是么?”
“是,我和hina会一起来接你的。”
“好的,我正好有事想和hina说。”


“亮!你把之前的那个教堂案的总结在下周前交给我!”
“为了庆祝我们的锦户亮顺利出院!哥哥我请你们吃烤肉!”横山裕开着车把锦户亮从医院接回家的路上锦户亮看到了上司今天早上给他发的信息。把手机塞进口袋烦躁的双手揉了揉脸。
“pia”副驾驶上的村上打了横山裕的头,嘟起嘴,凶巴巴的说:“他才刚好!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么?你能不能动动脑子!”
“hina,你最近有时间么?我想约你做个诊疗。”锦户亮出声打断两人。
“当然。”


“你第一次主动邀约我就诊。”村上把一直抱着的千酱放在地上,“有什么急事么?”
“我需要和锦子谈一谈。”锦户亮伸出手指勾了勾千酱的头。
“人格间的友好交流对你有好处我当然不会拒绝。”村上信五把千酱引进内室关上门,“那么你准备好了么?”
锦户亮让自己陷在真皮沙发里,两臂随意的搭在椅子扶手上。
“放松一点,我们开始吧……”


锦户亮不是第一次见锦子,锦子是自己的第一个出现的人格,也是唯一愿意和自己有交流的人格。


酒吧内的留声机播放着带着欢快气氛的爵士乐,吧台坐着一位长卷发的女孩子,头上戴着红色的蝴蝶结发带,身上可爱的JK制服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好久不见!”女孩子站起身绕道吧台后面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倒入两个红酒杯中,“别害羞嘛!”女孩子带着连尾音都会上扬的情绪。锦户亮想起来几天前早餐时横山裕说的“花枝招展”,他现在不得不承认确实有点难以适应,即使是他自己已经看过很多次,也不太能完全适应——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的女孩子。

“你前几天有出现么?”锦户亮坐下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观察着酒吧,他觉得这里与他之前几次看到的不太一样。
“没有哦!”锦子用小刀在雕刻西瓜皮,摆了一个可爱的造型放在果盘上,“别担心,我们是共生的关系。”锦子把果盘推给锦户亮。
“谢谢。”锦户亮站起身直接离开了酒吧。

“你这样并不能算是在保护他,大仓忠义先生。”锦子对着暗处说道,“他应该能感到自己的精神世界变化,他又不是傻子。”
“我暂时走不掉的。”大仓忠义从暗处走出来,暂停了留声机,“除非他能回忆起5年前的事情,不然我们还要相处很久,锦子小姐。” 大仓盯着锦子表情认真且严肃:“但是我们没有人希望他可以回忆起来……所以和平相处不好么?”


锦户亮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房间,木质的小床,床单是可爱的叮当猫的印花,这是哪里?他撑着地试图站起来,发现自己的左腿膝盖蹭破了一层皮,有些痛,这具身体细皮嫩肉的程度不是现在的他能有的。他站起来打开门,他好像知道这是哪里了,那么他现在在做梦么?可是膝盖的疼痛又那么真实。锦户亮听到母亲的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又不知道和哪里来的男人的交媾声让他几乎反胃,他打开防盗链跑出家门。

眼前出现熟悉的走廊,锦户亮往前走了几步,孤儿院孩子们口中的小黑屋里关押着一个人,那个人抬起头来,锦户亮看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那张脸,他感到一阵眩晕。

自己变成了那个关在小黑屋里的男孩,他努力的踮起脚尖看着窗外孤儿院的操场上的她——和小孩子们玩的很好的锦子,善于交际,即使是向来对孩子们冷眼看待的那个老师也很开心看到锦子……


“给我起床!!你在干嘛?!你还记得你今天要上班么?!”横山裕气急败坏的关掉锦户亮房间响个不停的闹钟,“闹钟都弄不醒你!”锦户亮随意的抓了一把头发。
“你这个精神状态会让我以为你昨晚去做贼了。”横山裕一把拉开窗帘想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
“哈欠!嗯~”伸了懒腰,锦户亮被太阳光照射的有些清醒过来,“啊!!我的总结!!!”锦户亮如梦初醒,飞快的冲到浴室把自己收拾到可以出去见人的程度,立马带上横山裕准备好的便当出门了。

累死了,锦户亮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提前出院的申请了,刚刚回到警局,累积了几天的工作要一一处理,虽然同事很友好给的都是文案的整理,但是他宁愿带伤和大家跑现场啊,长时间盯着电脑整个人都快废掉了,总务部的同事过来拿之前案件的文件,锦户亮和他打了招呼,站起来想接一杯水继续完成他剩下的报告。

“啊这个案件!和5年前的那个案件好像啊!是模仿么?”总务部的老干部端着热水杯晃悠到锦户亮的桌前。

手一抖,锦户亮被饮水机的热水烫了下,手背红了一块,他放下水杯,抓住总务部负责人的手腕,努力使自己的表情看上去镇定些:“前辈!中午有空可以一起吃个午饭吗?”
“可…可以啊”


“那个案件啊,说起来还真的很可怕啊…当时我入总部还没多久……”


锦户亮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在他耳朵里被无限放大。
“怎么不开灯?”横山裕把钥匙随手扔在鞋柜上,准备打开客厅灯。
“yoko,你没什么话想和我说么?关于5年前的事情。”
“什么。”横山裕的左手停在灯开关处,他把右手握紧了拳,又松开,用来调整自己的呼吸。
“横山裕巡查长……”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