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Your hand in mine

原创文

哨向




当Aaron收到退役的通知书的时候,他的内心从未有过如此平静。


他在战争中被划伤了左眼,视力受损,联盟很遗憾损失了一名年轻的少将,但也无可奈何。Aaron是自己提出离职的,审批下来的很慢,即使他的老师代表联盟挽留了很多次,都没有阻止他离开的决心。


他被返聘成为了塔内哨兵的教官,这是联盟得到的最好的结果。



“有一封信件!”Alisa推开门,伴着玻璃门上挂着的风铃轻响走进咖啡店,一只金色的小脑袋从吧台窜了出来,“真遗憾pixie,不是你的。”Alisa摸了摸pixie的脑袋,pixie是店里的吉祥物,一只一岁多的金毛犬。


“pixie。”轻柔的声音是Reid的标志,Alisa总说因为Reid过于温柔的声音,才会吸引这么多小姐姐天天风雨无阻的往这家又偏僻又小的咖啡店赶,pixie寻着声音回到Reid身边趴下,它在战争中失去了眼睛,Reid见到它的时候它还很小,瘦弱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直到现在,pixie的身体还是比同龄的狗狗更容易得病。


“是什么?”他接过Alisa手中的信件。

“不知道,看戳印像是军部来的。”Alisa回到吧台,将最后一个咖啡杯收好,“我要先走了,Reid。”她亲吻了Reid的脸部,又伴着清脆的风铃声离开了店里。


Reid打开了信封,信封上只有来自联盟军部的戳印,还有一句手写的话:“Reid上校亲启。”



Reid从没想过会再见到自己的教授,他曾是联盟的首席向导,备受期待,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他会是目前最年轻的顶级向导。


“好久不见,”他拥抱住教授,教授的骨骼触感清晰的反应在他的皮肤上,他有些心疼,“您瘦了。”


“Ken最喜欢你的声音,”教授坐在沙发上,声音断断续续的,让Reid听起来有些吃力,“可惜了,如果他还在,你们会是联盟最幸福的一对。”Reid微微笑着,陪伴教授到睡着,他将薄毯盖在教授身上,轻轻离开了病房。


“感谢您还能来看教授最后一面,我们即将失去联盟史上最重要的一位向导老师,军部希望您可以接任教授的工作,联盟需要优秀的向导为年轻人指引方向。”Reid躺在床上,回想着军部负责人在他临走前说的话,他起身的动静将趴在床脚的pixie惊醒,打开床头灯,橘黄色的灯光将黑暗的房间点亮,Reid摸了摸pixie的头,柔软的毛发从指缝中划过:“pixie,我们可能要换个地方住了。”


Reid从悬浮车上下来,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回到这个家里,这个房子背负着自己太多的回忆,他向前来接待他的负责人道谢,牵着pixie推开了尘封已久的房门,这里的一切还保留着原状,如果Ken还在,那他可能会在厨房的台子上准备着三餐,他们可能会有一个孩子,他会为孩子的问题和Ken发生争执,他向来和Ken很难意见相合……可惜没有如果。


Lewis在傍晚按响了Reid的门铃:“我猜到你会用营养剂解决晚餐,所以我预定了巷角家的中餐,你肯定需要那个。”巷角是他们原来还在联盟时最喜欢的一家中餐厅,实际上Reid已经快要遗忘巷角家的味道了,Lewis的话让他想到了过去的日子,但是他内心里竟没有一丝的伤感或是遗憾,Reid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微微垂下眸。


“我没有想到你会接受联盟的邀请,在Ken去世后,我以为你不会再回到和军部有任何关系的地方……”Lewis抿了一口啤酒,“我们都很希望你可以有新的生活,活在过去对你并没有好处……”Reid已经听不清Lewis的话了,每个音节都仿佛飘散在空中,随着回忆起伏。


他在成人礼上被确认分化成向导,随后被家族送入向导学院学习,那时候的向导并不像现在那么有人权,向导卑微的地位让他感到自己岌岌可危,家族不需要柔弱的向导存在,Ken是第一个向他伸出援手的人。


他总是在想,如果当时帮助他的人不是Ken,那么他还会爱上别人么?



Aaron发誓他不是故意撞倒这位向导先生的,但如果自己不撞倒这位向导先生,那么他也不会陷入爱河。


是的,Aaron陷入了一见钟情的暗恋中。


他于往常一样早起运动后顺路到学校的咖啡厅,准备买一些松软的面包和一杯醇香的爱尔兰咖啡作为自己的早餐,结果在咖啡店门口撞倒了正准备出来的Reid。


一米八八的大个子哨兵先生,在扶起Reid与他对视后,便羞红了脸,Aaron很庆幸自己常年在一线暴晒的肤色给了他一些防护,否则他一定会在这位向导先生面前无地自容,尽管现在已经无地自容了,他在说话的时候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惹得Reid笑了出来。


Aaron第一次有了局促不安的心情,他发誓这比他第一次上前线还要紧张,尤其是他听到Reid温和的声音的一瞬间,Aaron连开口都变得胆怯了起来。


“Reid,学校新来的向导老师。”

“Aaron……”

“我知道您。联盟最有前途的哨兵,您受伤退役的事情让整个联盟都很遗憾。”Reid轻声地说道。

Aaron不知道如何形容Reid的声音,柔弱的声线,清脆干净的嗓音,每个音从Reid的口中发出,仿佛都在Aaron周围的空气中跳跃。


他只能说真好,Reid的声音真好,Reid也真好。



Reid收到紧急通知后和Aaron打了招呼匆匆离开,一位向导在哨向联合练习中突然发生的结合热爆发让学校猝不及防,Reid赶到的时候那位可怜的向导已经被校方隔离。


“他应该被退学处理!”校长Dolores是个非常严格的女强人,一身黑色的礼服,处处都表现着贵族的冷漠疏离的态度。


“他还只有16岁,刚刚觉醒的孩子通常都难以控制自己的信息素。”Reid反驳道,他通常情况下会被别人认为是个平易近人的人,但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不是,Reid是个很执着的人,对待任何事情,任何人都很执着。


“Reid教授,”Dolores女士冰冷的声音让周围的老师都不敢轻易说话,“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过于柔弱的向导是无法承受战场上残酷的厮杀。”她盯着Reid意有所指,“我们都知道您曾经在联盟的战役里做过逃兵,您似乎没有为这位年轻的向导辩解的权利。”Dolores勾了勾唇角,转身与秘书处的老师离开了隔离房。


Reid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他无法否认Dolores校长的话,这也是他接受调令回到军部的原因:他需要去面对自己的过去,即使揭开伤疤会令他痛苦不堪。


“Reid,你的精神体真漂亮。”一只幼小麋鹿躲在Reid的背后,通身纯白的皮毛,显得它宛如出入仙境中的神兽,神秘迷人。但变异的精神体在当时是不被世人所承认的,Reid刚刚觉醒的时候一度以自己的精神体为耻,Ken是第一个这么称赞他精神体的人。


Ken是个很好的人。这是Reid接触下来的到的答案,脾气太过去温和的Ken是当时哨兵学院学生重点欺负的对象,和他在向导学院遭受的是一样的,于是他和Ken越走越近,尤其是当他拿到他和Ken精神匹配度达到83%的报告的时候,他简直欣喜若狂。


他和Ken就像是命中注定。

Reid当时一直是那么认为的。


清晨的阳光如水晶般透明,洒落在Reid的床上,Reid被太阳从梦中叫醒。他靠在床头上发呆,他和Ken的过去历历在目,但又那么遥不可及,他从不知道十年过去的竟如此之快,快到Reid无法阻止自己的大脑将一些曾经刻骨铭心的感情悄悄抹去。


向导学院的学生都是新的一代,16,17岁的孩子们充满着好奇心和求知欲,Reid放下讲义:“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昨天的那位向导,我发誓他会平安无事的回来的。”


即使Dolores女士拒绝了多次Reid的会面邀请,Reid还是在校长办公室门口等到了出门的Dolores:“我希望您能接受我的申请,他还是个孩子,有权利获得再一次的机会。”Reid从没有那么强烈的表达过自己的想法,这好像是他记忆中难得的一次。在Ken还在的时候,他好似更习惯于躲在Ken的身后,躲避是他最好的防御状态,包括作为逃兵,包括在市井安稳的生活……


Reid在两天后收到了学校的通知,那位学生获得了再一次的机会,他疏了一口气,第一次奋斗成功的感觉令他感到无比的高兴。



Dolores校长没想到会收到Aaron的见面邀请:“Aaron少将。”她依旧称呼Aaron的军衔,年轻的少将即使视力受损也极有可能重返战场。


“我希望您可以接受Reid教授的申请。”Aaron开门见山,他从不是个委婉的人,“希望”这个词用他清冷的声线说出来,带着令Dolores无法拒绝的气势。



Aaron再见到Reid是在学院的教师聚会上,年底总有些无意义的例行公事,Aaron当然可以拒绝,但是他没有,他想见一见他心中的向导先生。


真好。他见到Reid之后只想说这个。


Reid在各个教授中勉强寒暄着,他不太能适应这种场合,原来在战斗中的时候他和Ken的小队向来都是特立独行的存在,军部的欢迎会他们也很少参加。


“Reid教授。”Aaron清冷的声音将他从无休无止的问候中解救出来,“介意去庭院走走么?”


院中寂静无声,初冬的夜起了淡淡的雾气,将一切笼罩在其中,Reid想起了他的精神体,在和Ken的最后并肩作战中为了保护Ken,他的精神体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它失去了一只角,Reid有段时间甚至无法将自己的精神体实化。


Aaron将自己的大衣披在Reid的肩上,他看出了Reid的心不在焉,他听闻过Reid的事情,那事情在军部闹的不小,一位接近神级的向导因为未婚夫的去世临阵脱逃,那时候的Aaron还在哨兵学院学习。他有点想问,但是又不敢问出口,Aaron第一次为一件事情犹豫不决。


Aaron第一次觉得学院的庭院修的有点小,庭院的尽头连接着哨兵学院的图书馆,Aaron在犹豫是否要提出去图书馆逛逛的想法,这真的很不像他,Aaron叹了口气。


但那夜的Aaron睡得意外的舒坦,只因为Reid与他分别时说的一句话:“希望还能再见。”


Reid将窗户打开,初冬的冷风加载着微凉的水汽闯进了被暖气覆盖的室内降低了室内闷热的空气,但是无法降低Reid烦闷的心情,他向Aaron说出了“再见”这个词。pixie跑了过来贴在Reid的腿部,Reid将窗户关上,关灯上了床。


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什么都看不见,孤独,无助,恐惧被无限的放大,他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Reid。”一声一声的,清冷的声音,熟悉却又陌生,随后他被温暖包围,那些悲伤的情绪突然被化解,随后他从梦中醒来,温暖却没有消失。


Reid在咖啡店又见到了Aaron,pixie趴在地上打着哈欠,冬日的太阳散发着正好的温度,将一切变得懒洋洋的。当Reid看着披着阳光走进店里的Aaron的时候,他意识到了梦中那声音的主人是谁。


“早上好。”Aaron努力将自己清冷的声线软了五个度,试图让Reid听上去舒服些。


“早上好。”Reid回应道。“爱尔兰咖啡,”Reid看到店员将Aaron的早餐送到桌上,“传说是一位柏林机场的酒保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调制而成的咖啡,您有心爱的姑娘么?Aaron先生。”


Aaron点点头,紧张地喝了一口咖啡,刚刚烹煮出来的咖啡带着高温灼烧了Aaron的舌头,Aaron意外的是个猫舌头,他被烫到的样子令Reid难得开怀不已,Aaron突然就想起了他最近看到一句话:


为了让他爱上我,人们对我说:“要让他笑啊。”

可是每次他一笑啊,明明是我又爱上了他。


他想自己可能真的是无可救药了,在他脱口而出那句:“您真好看。”的时候Aaron少将几乎想把自己埋在地底里,可赞美自己喜欢的人又有什么错呢?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Reid的心理,他也不想去控制。


于是Reid在和Aaron站在咖啡店门口的时候告诉了Aaron他的手有一点点冷。

于是Aaron牵过Reid的手握紧,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


Lewis没想到会收到Reid的邀请,他按时赶到巷角家,看到了坐在窗边的Reid。


“我很久没来过这边了。”Lewis想接话,被Reid制止了。“在Ken出事之后我做了逃兵,我曾经很愧疚,但是我现在觉得回到过去,我还是会这么做,因为我不敢,我很懦弱,我从没有去追求或是争取过什么,现在想想我和Ken的感情可能也是这样……在教授去世后我意识到我逃避了整整十年,所以我回来了,Lewis,我想开始新的生活了。”


“Ken其实和我说过,你可能不是真的爱他,只是依赖他的存在,但是依存感足够使你们走完一生,我没想到会发生意外。”Lewis叹了口气,“挺好的,Reid,你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了。”


他们在华灯初上的时候道别,Reid独自一人沿着巷子走,巷子有些老旧了,路灯大概是年久失修,已经无法再亮起来了,Reid一个人沿着黑暗往前摸索着,树枝被踩断的声音让Reid不免绷紧了神经,他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他的身后,他的腰被顶了一下,一只巨大的三头犬出现在他的身后,当然如果它不是一个劲的在摇尾巴,那在这个阴森的巷子里真的有些恐怖:“毛毛!”Reid听到了Aaron的声音,“抱歉吓到你了,毛毛总是这样。”Aaron赶到Reid身边将准备好的围巾围在Reid脖子上。


“回家吧。”Aaron柔声说着。

“嗯,回家吧。”Reid牵起Aaron的手,“我想喝一杯你做的爱尔兰咖啡,好么?”

“好。”Aaron握紧了Reid的手。



Reid躲在院子里的树荫下乘凉,初夏已经开始尽显暑意,Aaron的军事训练课结束的也很晚,他最近收到军部的消息,即使Aaron努力的想要藏好也无法阻止一位神级向导的灵敏度,更何况他们早已结合。


“我回来了,抱歉晚了些。”Aaron从背后抱住Reid蹭了蹭Reid微长的头发。


Reid将精神体放了出来,betty乖乖的趴在Reid的脚边,pixie将Reid扔出去的球叼了回来,Aaron一回家毛毛就冲到了betty身边将它的毛发舔得一团糟,Aaron看着Reid幸福的整个人都在冒泡泡,如果Reid不将他喊到身边把信给他看的话。


“Aaron,我觉得你还是直接说比较好。”Reid将今天收到的信件递给Aaron,信件没有拆封但明显来自军部的戳印已明明白白表明了信和意图。


“我……需要回军部了,前线的战争告急,他们希望我去担任总指挥。”

“其实你可以直说,Aaron,我们是夫妻了。”Reid有些委屈的垂下头,他知道Aaron最受不了他受委屈的样子。

“宝贝我不是故意的!我………”Aaron完全失了分寸,他向来在Reid面前都无法表现的游刃有余。

“我会和你一起去前线,”Reid将军部的另一份信件交给Aaron,“这次不会再做逃兵了。无论如何我都想走得更远一点,人生是,和你也是。”

“嗯。”Aaron的声音飘散在暖暖的空气中,清冷声线透露着甜腻,一字一句都充满着数不尽的爱意,他想他要怎么能制止他的灵魂,让它不向Reid的灵魂接触呢?Reid的灵魂是他单调乏味的人生中唯一的色彩,他会跟随着那唯一,一生一世。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