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No Comment【山田】

OOC

渣文笔


—————————正文分割线————————


丸山隆平摔门而去,他自己也被门的声音惊到了,“砰”的一声,很响。手还握着门把,他想开门进去看看,可终究还是放下了。


丸山再见到安田章大是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店,安田坐在靠窗的位置,双手捧着略大的咖啡杯,他想到了他们初见的那天,安田也是捧着咖啡杯,但是他对着他微笑着,暖暖的。丸山隆平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他们之间的距离,现在也远得遥不可及。


他们不会再有交集了。


当丸山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再挽回。丸山在黑暗的房间里,看着手机幽幽的光,将他与安田的照片全部选中,手指在删除上悬空着,锁定了屏幕,连房间最后的一点光亮都消失,丸山隆平叹了口气,他还是没有舍得删去那些照片。


他们是从何时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他们也曾争吵过,为了一点点小事,结局是什么呢?应该是重归于好吧。那么是怎么变成无尽的冷战的呢?丸山想不起来,也许是他晚归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许是他为了工作减少了太多次约会,细细数起来,自己真的罪不可赦啊,他捂住脸勾了勾自己的嘴角。


再次收到安田章大的短信是在丸山隆平醉醺醺的回到他和安田曾经的居住过的家里的时候,「我们见一面吧。」安田章大这么写到,「好。」丸山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的这个字,这个字变得那么难,它抽光了丸山最后的一丝力气,使他瘫倒在沙发上。


丸山隆平起得很早,或者说他一夜无眠。他在脑子想了无数个版本的见面,他无数次的在「或许」后面加上了「复合」这个词,然后用自己的大脑将这个词删去。他将这一点点的期望,埋在心底。


他难得的好好的收拾了自己的形象,他甚至选择了安田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的围巾,他将一切搞好,提前出了门。


这个冬天变得很难熬,初雪还未到来,天气就寒冷的让人连骨头都吃不消。


丸山隆平脱了外套搭在椅背上,围巾叠好放在桌子内角,侍者端上来柠檬水,微凉的水,柠檬的酸侵蚀着丸山的味蕾和神经。他叫了一杯热咖啡,试图驱散这种感觉。


安田章大伴着门上风铃的轻响进了咖啡店,他们有多久没见了?丸山隆平问了问自己。几天?几周?几个月?他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地面对安田章大,可他的心脏在不受他控制的狂跳,即使他们分手了,但是丸山想,只要是安田章大,他可以心动千千万万次。


“我要离开东京了。”丸山隆平听到了安田章大的声音,像过去那样,柔柔的,“我来和你告个别,顺便想挑个时间去你家拿点东西,我知道挺唐突的,但是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想拿回来。”


“嗯。”丸山隆平听到自己的喉咙发出的声音,他哽在那里,他还想说很多话,不是这个“嗯”字,而是更多的问题,“没什么……别的话么?”丸山懊恼的想打自己。


“没了。”


丸山隆平看着安田起身离开,他呆在那里,像是失去灵魂的木偶。他们的见面甚至没有虚假的寒喧,丸山的问题,只剩下了无法问出口的那些,但从此他连询问的资格都没有了。


「真的爱过我么?」

「曾付出过真心么?」


就算答案显而易见,他也想听安田说出。这些无意义的问题可能只是自己的私心,想要看安田再久一点。


可现在,无论怎么问,都是不予回应吧。


窗外开始飘起了小雪,今年的初雪,将温度又降低了些,丸山隆平感受到了四周的寒冷将他包裹的很紧,紧到他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他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将安田的东西都整理了出来,那些他喜欢的小玩意,零零散散的堆满了他们曾经的住处。丸山看着塞得满满的纸箱子,他从不知道这个家这么空荡。他重新打开手机,将照片全部选中,「删除照片」四个字触目惊心,他终于按了下去,只是心脏猛地一抽,原来这个事实残忍得都有些疼痛。


安田章大的余生他没资格参与了,那个让他会让他心动的人的未来再也没有他了。

他彻底失去了资格,从此往后,他们不能够再有任何联系,又重新归于茫茫世界。


他们此生再无交集。


比起那些会让他感到难过的回答,真正令他心如绞痛的答案是:


No Comment

不予回答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