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SCP-◼️◼️◼️◼️【仓亮】

OOC严重!

关于SCP的改文,本文与SCP的正常版没有任何关系!

第一次尝试这个主题,具体的SCP文可以百度,也可以看一下医生的文。


————————正文分割线————————


【接下来你要看到的故事,有些部分需要3级以上权限才可阅读。】


— 编号D-◼️◼️◼️◼️将被清除。

— 是否执行?

— 是。

— ……


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多久了,他睁开眼的一瞬间,目光所及范围内都是“笼子”,各式各样的“笼子”,包括自己所谓的住所。


他们称这里为site,他每天做的事情是要给一个被称为SCP-JP-4231的人打扫房间,每天打扫的时间很固定,每餐后大约两个小时,他没有表,只能靠自己努力去计算时间,这里的人会喊他D-◼️◼️◼️◼️,他记得些许自己名字的发音,什么什么ryo之类的?


“D-◼️◼️◼️◼️,你应该去工作了。”3600秒,这不符合平常的时间。其实那个4231平时也没什么需要清理的地方,那个人的房间很干净,干净到他觉得自己进去可能都会脏了那个房间,所以他每天的工作,其实大多都是坐在那个房间唯一的纯白板凳上,看着4231对着围起来的窗户发呆,SCP-4231的等级是safe这是他唯一可以知道的信息。


SCP-4231今天很异常,他有种感觉,在打开隔离门的一瞬间,他感觉4231仿佛在等着他的到来。


4231很好看,身高大约178,30岁出头的样子,最近应该是剪短了头发,黑色的发显得他乖巧的很,左脸有三颗明显的痣。他进来的时候4231依旧站在窗边,他们平时不会交流,或者说他们从没有过交流。


“nishikido ryo”他看着SCP-4231在窗户的玻璃上借着呼出的热气写出来的字母,然后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这是你的名字,ryo酱,你不记得了么?”


D-◼️◼️◼️◼️现在或者叫锦户亮,他当然不记得,他甚至在4231这么称呼他之后都没有出现电影里那些经典的头痛桥段。


剧情从不会因为你的疑惑而停驻不前。


D-◼️◼️◼️◼️或者现在应该叫锦户亮的青年,他所能做的只是看着4231并且是迷茫的看着。锦户亮心里清楚,这是他的名字,并且对这个名字清晰起来。


site里面的生活其实很无趣,但那只是锦户亮的生活。D指代Disposable,是site里的一次性用品,大多数的D级会死于“意外”中,如果侥幸活下来,他们会在月末被处决。锦户亮从没有接触过别的D级,他被和其他D级人员隔离开来,他总是隔着alpha区的玻璃看着对面的D级,他感觉自己身上可能有什么不对。


他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那个梦里有4231,幼年的4231,还有一个被他称为兄长的男人,那个梦很美好,美好到不真实,那里没有笼子,他可以自由的伸出双手拥抱着那个男人,他被对方紧紧拥抱,那个男人身上的暖意穿过冬日的寒冷,传达到锦户亮的身上,然后他听到那个男人用温暖的声音说出他的名字:“锦户亮。”


他的房间没有窗户,site严格要求D级的一切行为,在site里他们比SCP更加没有权利,即使SCP都是怪物,他们获得的保护和待遇都比D级好太多。


锦户亮用餐之前被保安叫到了4231的房间,某些事情开始逐渐改变,锦户亮感觉的到,他与4231的接触时间越来越短,出入4231房间的研究员越来越多,在4231房外的安全人员也越来越多。这不是个好现象,对于现在的锦户亮来说,唯一了解自己过去的那个人,开始被监视,他即将失去与那个人接触的机会。


“亮,你需要记起来,你只有不到半个月时间。”他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盯着纯白的天花板,回想着自己临走前4231和他说的唯一的一句话。他开始频繁梦到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因为长年不接触太阳皮肤异常的白,他记得那个男人办公的房间,有许多化学试剂,那是他最讨厌的地方,那个男人会在工作完之后换上干净的衣服抱他,但是他依旧有被那个男人注射不知名药剂的记忆,然后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如果你可以死的话,那该多好。”然后梦就会断,他什么都记不起来,就像编剧未写完的剧本一样,后面一片空白。


在月中的时候他被禁止了一切行动,包括他去照看4231的工作,都被停止,他开始了真正像犯人一样的生活。没人会告诉他原因,他是D级,这个地方最低级的存在,他所拥有的权限,可能甚至比不过一个site内的保洁人员。


他只能无所事事的计算着时间,在某个夜晚的点,应该是晚上7点左右,如果他没有算错时间,他的房门被打开,他认识那个开门的人,一个负责4231的普通研究员,叫kent或者kane,他记不清了,但是这不足以让他震惊,让他震惊的是,研究员用带着4231的语气,如同机器一般说出来一个他再熟悉不过,却又没有丝毫记忆的故事。


【我将于第三人称重复出这个故事,以及其中提及的部分信息需要4级或者以上权限阅读。】


“锦户亮与4231,或者在这个故事里,叫做◼️◼️◼️◼️的孩子和一位叫做◼️◼️◼️的教授共同生活在日本。(◼️◼️◼️教授曾在日本中心最大的site做高级研究员,在收容SCP-JP-4231的任务中确认死亡。)


锦户亮和◼️◼️◼️◼️的父母都认为他们拥有某种“疾病”,将他们丢弃,在博士领养他们后,博士将他们保护起来,试图治愈他们身上的“疾病”。基金会在确认◼️◼️◼️博士领养的孩子中存在SCP后,派特遣队于4/10/20◼️◼️收容了两个孩子,并确认◼️◼️◼️◼️为其中的SCP,给予编号:SCP-JP-4231。并将锦户亮确认为普通人,决定清除记忆后使其回归正常生活。


但在收容中SCP-JP-4231强烈要求只允许锦户亮的接触,基金会在商讨后决定将锦户亮记忆清除后编号为D-◼️◼️◼️◼️安排在SCP-JP-4231身边。”


这个故事到这里结束了,但这确实是锦户亮真实的经历,即使基金会试图清除所有记忆,也不可能保证万无一失,很遗憾,即使他清楚这是属于他的经历,他也无法恢复原本的记忆,但看着研究员的离开,锦户亮隐隐约约觉得什么事要发生了。


在几天之后的突发性爆炸证实了锦户亮的想法。


site周围的一所核电站突发泄漏,导致site全面断电,并在泄露不到3分钟后发生特大爆炸,site的电子大门被全部打开,他看着4231或者他应该喊ohkura的人站在他的面前。


然后一瞬间,他们被熊熊烈火包围。


如果你看到这个故事,说明你已经阅读了SCP-JP-4231的资料,并且对里面的些许记录抱有困惑或者兴趣。无论是什么样的想法让你选择在图书馆里花费大量时间找到这份关于D-◼️◼️◼️◼️的资料,我只能告诉你:


这里的故事都是假的。


在资料库中,SCP-JP-4231死于当年发生的意外爆炸,但我所知道的事实是:SCP-JP-4231在D-◼️◼️◼️◼️消失之后就逃出了site,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意外无处不在。


那么现在关于D-◼️◼️◼️◼️是否已经死亡这件事,你现在也肯定会产生不同的想法。


作为撰写者,我只能给尚未拥有更高权利的你一个忠告,将这份文件放回去,将你所看到的当作一个睡前故事,一个无稽之谈或者什么都可以,然后回到你的工作岗位上去,因为一切都是假的。


D-◼️◼️◼️◼️已被清除。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