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Long Time No See【仓亮】

OOC

我发现最近写文越来越写不好了……


————————正文分割线————————


他站在十字路口,等待一场春雨如期而至。清晨醒来,不知何时窗外淅淅沥沥,早已下起了细雨。滴滴答答的,雨滴顺着阳台的边缘降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锦户亮将头埋在被子里,不愿面对在这个糟糕的天气还要出门上学的自己,直到母亲亲自上楼把他从床上拖起来。匆匆吃过早餐,带着雨具出门上学。


半路上又错过了疾驰而过的公交车,上学迟到被罚站是必然的了,不想上学,再自然不过的想法。


他逃学了。没想过后果,仿佛理所应当,他今天就是不应该上学,然后他遇到了那个人。


十五六岁的年纪,哪懂什么叫一见钟情,只是恰巧在学校的围栏处,看到了那个在翻墙往外跑的高个子男生,彼此两眼相望时间在一瞬间停止,在听到门卫的叫喊之后,那个男生顺理成章地拉过他的手在雨里一路狂奔。


然后锦户亮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大仓忠义。


再然后,毫无新意的暗恋剧情。暗恋的人可以为那个暗恋对象做到什么样的地步呢?


锦户亮存过大仓忠义的照片,他喜欢的歌锦户亮都有在听,即使那些歌或许并不符合自己的风格,他看过的电影锦户亮都有在看,偷偷的,在电影院里买隔了几排的座位,可能不是为了看电影……


“其实,我远比表面更喜欢你。”


锦户亮惊于自己高中几年傻乎乎的模样,在又一个下雨天,他窝在被子里,听着窗外的雨声,沉沉睡去。


未表明的心意,却刻在了心上,酸涩的暗恋,往往无疾而终。在锦户亮工作几年之后,他偶尔还是会在下雨天,想起那段时光。


“这是我们公司新调来的职员。”锦户亮还在打理自己被清早暴雨淋湿的裤脚,“锦户亮,你带带新人,这是大仓忠义。”然后他看着水杯因为慌乱的情绪,翻落在自己的西装裤上。


我应该说好久不见还是初次见面?锦户亮举措不安地看着眼前的人,裤子因为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偷偷换了一下站立的姿势。


“前辈好!”大仓笑得像个得势的狐狸,当然锦户亮因为太紧张所以看不出来,他紧张的连“初次见面”都说的结结巴巴,大仓很迅速的接了他的话,让他更加不安。他在茶水间松了松领带,缓和一下情绪,转身被靠在门口的大仓忠义吓了一跳。


“前辈领带松了哦。”大仓自然地靠近锦户亮,帮他把领带系好,大仓的头低的很低,锦户亮几乎被他压地不敢动,大仓的呼吸抚过锦户亮头顶的发丝,结果是,锦户亮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大仓忠义魔性的笑声,让锦户亮差点化身小型犬上去咬他,真的是太丢人了,锦户亮愤愤地想。


“就这样平淡的让我过完大仓忠义的实习生活吧!”锦户亮开始每天为自己的发量担心,大仓忠义是个很好的学生,在工作上也尽职尽责,除了有点粘人。


“不是有点,是非常。”这是发小安田的反驳,“谁天天这么围着你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追你。他是不是对你有点意思?!”


“你别胡说!”锦户亮无力地叹息,“他女人缘可好了,而且我……你懂吧,老了的感觉,恋爱都随缘吧。”


“你才多大?有点激情啊!”安田章大喝光了杯子的啤酒,晕晕乎乎的朝着锦户亮喊到。送走了已经烂醉的发小,锦户亮站在十字路口吹着冷风,又是一个春季,春雨开始飘在空中,细细的,琢磨不透。


锦户亮总觉得自己恋爱的激情在那个高中毕业典礼上死了,还死无全尸。他总有那么多的不完美,自己数落自己都数不过来,恋爱怕也只是徒增烦恼,人在这个岁数的时候,开始抑制自己情感的宣泄和需求。


他看着十字路口的灯变绿,从店门口的屋檐下冲入雨雾中,然后他看到了那个撑着伞,站在马路对面的人。两眼相望的瞬间,记忆的闸门被打开,锦户亮想起了高中的那场春雨。


春雨总是如约而至。


霓虹被印在雨面上,每一个水坑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风都透露着雨水的气息,裤脚被浸湿,却不令人生厌。他们并肩在伞下,这是锦户亮在暗恋时想象过的场景。


锦户亮不知道大仓怎么这么清楚自己家的位置,有些答案在心低呼之欲出。


“再见。”锦户亮说完这句话想要离开,是落荒而逃么,带着自己心里,自以为是的小秘密。


“ryo酱真的超伤我心啊,”大仓忠义突然拉住锦户亮的手腕,“你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我喜欢那种类型的人么?”


锦户亮想起了高中毕业之前鼓起勇气去问的那句话。


“我的回答是没有,因为我喜欢你啊,喜欢的只是你。”大仓打断了锦户亮的回忆,“我等了很久,想把自己变得更好,变得配得上你,等到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我可以抱着你,告诉自己,我值得拥有最好的,而你便是我最好的。”


“所以,好久不见,抱歉让你等这么久,我们现在可以在一起么?”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