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镹感冒灵

脑洞量产员,闲散创作者。
微博同名

© 99镹感冒灵 | Powered by LOFTER

memories【仓安,山田】

OOC!

渣文笔!

我不知道仓安做错了什么,我真的是个仓安女孩,但是他们在我手里怎么总是这么虐?

分手预警!

有那么一丢丢山田!

致失恋。


————————正文分割线—————————


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烤来听。

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先用情诗情词裁冰,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加上一点酒来煮,那么,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

如果失恋,等不到冰雪尽融的时候,就放一把火把雪都烧了,烧成另一个春天。
——林清玄《煮雪》

安田章大合上书,旁边的人早已经睡着。当多年的感情被消费到尽头,他们还剩下什么可以用来维持所剩无几的爱情。安田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走到这个地步。

安田和大仓的爱情开始于大学。大仓是大学的晚辈,在一场联谊会上喝多了,躺在他旁边撒娇耍赖,他和大仓的感情也一直都是在他多做妥协的过程中发展,说实话,安田觉得有点累了。即使他们都已经不再是学生时代样子,即使他们步入社会多年,大仓忠义还是会继续让他做妥协,安田觉得自己不能再无限包容他的孩子脾气,他真的很累了。

他想过要不要一把火烧掉属于大仓忠义的雪,但是他舍不得。

舍不得是他们感情维持的最后一点点安田做的努力。

他关了灯,他们躺在床上,没有距离,大仓总是像孩子似的喜欢缠着他,抱着他入睡,安田背对着大仓,盯着手机忽明忽暗的呼吸灯出神。他们互相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即使他们呼吸同步,但是拥抱早已失去原来的温度。安田缓缓闭上眼睛,他不知道在他呼吸平稳后,那个早应该睡着的男人,睁开眼睛,越过他,打开了他的手机。

“早上好。”安田章大和丸山隆平礼貌的打招呼。丸山是最近才被调来的新人,处理事情的能力很强,但是是个老好人的性格,脾气太好,是他在他与大仓感情中犯的错误。

“yasu!我看你最近状态都不太好,给你买了早餐和饮料!要好好休息呀!”丸山看到了安田,急急忙忙的把公文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早餐还微微带着热气,安田接过早餐,道了谢,在那双满怀期待的眼睛的注视下咬了一口。

“很好吃,谢谢。”安田轻声地说,他看到那个男人因为他一句话就笑得灿烂的样子,默默地低下头。

安田开始逐渐依赖丸山,他知道这样做不对,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开始不愿回家面对大仓忠义无尽的冷漠,也不愿意在辛苦一天下班回家之后还要努力演戏,迎合大仓的小孩子脾气。他等了5年,他没有等来大仓的长大。他突然意识到他们的感情宛如一张已经透支的信用卡,曾经他也曾想过努力的还款,但终究抵不多大量的花费。

曾经的美好结成的冰雪,在赤裸的阳光下被暴晒融化,融化时带来的凉气,让安田从头冷到脚,他知道,他急需的温暖在丸山身上。

他没有拒绝丸山的追求,在丸山牵起他的手,试图吻他的瞬间,他想到了大仓,可是他没有制止丸山的动作。他想到了大仓,可有什么用呢?

冰雪在一点点减少,安田站在漫过小腿的水中央,看着他们曾经的过往。决定放一把火,将一切燃尽,即使春天不会再来。

安田对大仓提了分手,他脑中曾经模拟过无数种他们分手的场景,激烈地争吵,强制地挽留,无数种的结局都是和好如初,因为他们曾是那么相爱。实际上安田的内心非常平静,在他说出那句他思考了很久的话的一瞬间,他似乎感受到了一种解放的快感。

大仓不发一言,安田章大开始收拾行李。

“去那个人的家里么?”大仓忠义突然说话。

“嗯。”安田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会去么?他可能不会去。为什么要说这样的回答呢?可能他的内心深处,还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希望。他站在漫过双腿的水中,盯着眼前最后的冰雪渣,手中举着火把。

直到安田章大在玄关穿上鞋,打开门,大仓都再也没说话。

安田章大关上门,他将自己的心丢在了门的那一端,他丢下了火把,看着最后一点冰雪融化,让大水将他淹没。


——————————————————————


大仓忠义以为他和安田的爱情可以维持一辈子。


自以为是罢了,大仓自嘲的笑了笑。

他在大学的联谊会上对安田章大一见钟情,对安田他总是可以保持自己小孩子的性格,他对安田的依赖超乎他的想象。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总像个孩子一样,一味地索取,可他做不到。他总是仗着安田对自己的喜欢,肆意消费这种喜欢,任由它消失殆尽。

他当然能感受到安田最近的变化,他的心一直在安田身上,他甚至能感受到安田细微的呼吸变化。但是那又怎样,他给予不了安田想要的关心。

大仓知道安田曾经努力想维持他们的感情,他也想。可他依旧挥霍无度,将爱情这张卡彻底刷爆,让他们的感情更加脆弱。

大仓忠义将他们的过去细细地煮,辅之以酒,可他没有醉,他加了越来越多的酒,让自己失声痛哭在梦中,可是他还是没有醉,他们的过去早已让他痛彻心扉。

他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丸山隆平,安田的同事。大仓跟踪过安田,他没想到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他失去了站在那个人身边的能力,他失去了给他温暖的能力。他想着这样也无所谓的,安田从他人那里汲取温暖也无妨,只要他们还在一起就好。

直到安田章大提出分手,大仓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

“去那个人的家里么?”大仓忠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问出这句话。他将安田一次一次推向远方,他应该说的是能不能不走这些他不屑的言情剧中的傻话。可能他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的希望,他将最后一块冰雪放在心上,煮开后,他只尝到了,无尽的苦涩,冰雪终究是水,真正赋予它意义的那个人,彻底不再了。

安田关上门的一瞬间,大仓忠义的心丢在了门的另一端,再也回不来了。

评论(5)
热度(20)